您的位置:主页 > 高维咨询 > 罗清启:物联网生态品牌是经济升维的巨大信号

罗清启:物联网生态品牌是经济升维的巨大信号

发布日期:2021-10-25 12:19   来源:未知   阅读:

  2021年凯度BrandZ最具价值全球品牌排行榜日前在法国发布,海尔连续三年上榜。物联网生态品牌的本质是什么?在物联网大趋势下,组织的管理范式应该怎样跃迁?新华网就相关问题采访了帕勒咨询公司资深董事罗清启。

  新华网:2021年BrandZ最具价值全球品牌榜日前揭晓,海尔再次以物联网生态品牌上榜。“物联网生态品牌”这一品牌新品类的本质是什么?对未来经济转型的影响表现在哪些方面?

  罗清启:排行榜就是被计量后的品牌信用排行,这类排行实际往往是某大类产品或服务的品牌排行,大型工业企业的品牌基本上都处于钱德勒所说的范围经济之中,品牌信用的主体是生产某大类产品的工业企业,而“物联网生态品牌”实际上打破了“钱德勒范围”的范畴,高陌生度或互不相干的产业主体为了共同的系统需求而耦合成一个庞大的、驳杂的、并且是弹性的供应洪流,这个弹性的供应洪流实际是个永远不确定的供应洪流。

  为了记录这个永远不确定性洪流的信用,物联网生态品牌诞生了:从供应端看,海尔超越了硬件的离散供应,它供应的是种类不同的高能系统;从应用维度看,它在满足用户的高频需求;从信用主体看,它是个变动不居的高维品牌,它超越了单类工厂维度,跃升至工业联合体的维度,这种新的工业运行方式是经济升维的一个重大信号,它意味着产业结构的调整在产业链爬升之外还有工业联合这条工业升维之路。这个品类的诞生是一种新的品牌历史纪元的开始,它意味着工业不再在单一的成本与效率的层面去组织生产,具有管理这种供应洪流的主体必须在“工业社会”的层面去组织社会供应。在可见的未来,工业效率与成本革命主要发生在“工业社会”这个层面,而不仅仅停留在“工厂社会”这个层面。

  新华网:从人单合一管理模式支撑下的物联网生态品牌新范式开始,海尔已经开启了全球管理的第三次转向,请问这次转向与前两次相比有何突出价值和意义?

  罗清启:主办方颁发了BrandZ历史上的首个个人荣誉:张瑞敏先生获得“物联网生态品牌创立者”称号,个人认为这个个人荣誉实际是一个时代的刻度:它标志着一个新的管理范式的时代诞生了,时代带给我们的不是疑问不是陌生感而是新的艰巨的任务,当然,我们需要逐渐地理解张瑞敏带给我们的关于未来时代生产组织方式的抽象思考。

  举个身边的例子来进一步理解物联网生态品牌时代的管理,一般认为的自动化驾驶是一辆车高度智能就可以自动驾驶,其实不是这样的,其核心是通信技术组织起了所有的社会车辆,因此,自动驾驶不是汽车的驾驶而是汽车网络的系统驾驶。同样,物联生态其实意味着一个真正互联的“工业社会”的出现,这个工业社会不是传统意义上在强大工业基础上运行的社会,而是出现了现有工业基础设施都可以跨界互联的“工业互联社会”。张瑞敏提出了管理学新的时代之问:如何在横向的层次上管理大规模的工业协同问题。福特模式解决的是产品的标准化问题,丰田模式实际是需求约束加强的福特制,这两种生产方式的管理范围局限在产业链里,之所以说海尔人单合一模式支撑下的物联网生态品牌新范式开启了全球管理的第三次转向,其主要特征是把管理的重心从工业的产业链转移到了“产业面”上,产业面永远是个变动的面,它实际是个新近开始出现的被压缩的高维空间。

  新华网:从未来趋势看,生态品牌这一新范式将对工业经济产生怎样的深远影响?

  罗清启:创新的工业化是把大规模的潜在生产要素标准化,它包括两个维度:一是需求的大规模整合;二是一个经济体内(更重要的是全球)技术供应资源的大规模整合;如何用工业化的方式去对接这两个维度是当下工业革命的盲区。广义相对论可以被通俗化表述为:物质决定空间如何弯曲,空间决定物质如何运动。在物联网时代,用户不再是抽象的、笼统的、分散的模糊地带,不再是小质量事件,用户在群化、在星系化,用户成为大质量事件,如果把改变形态的用户重新装入工业的话,工业相对论就变为:用户决定工业空间如何弯曲,工业空间决定用户如何运动,在这样的格局中,仅仅用工业4.0的工具去装修原有的产业链根本是不能被称呼为革命的。海尔的卡奥斯工业互联网平台、服务量子小店网络、HOPE开放创新平台都是物联网生态品牌中用来解决创新工业化的工业基础设施,这是在德国工业4.0范畴之外的真正的结构性工业革命,值得工业界期待。

  新华网:西方管理理论界认为,未来工业转型成功的核心逻辑标志是去科层和分权化,让组织更加扁平化,释放员工的创新活力。而张瑞敏曾表示,生态品牌的根本是人的价值最大化。我们该怎样从经济和社会现实的角度解读和实现“人的价值最大化”?

  罗清启:海尔的物联网生态品牌演绎了一种新的管理范式:组织形式从产业链跃迁到产业面之后,这种巨大的产业面形态才是一种新的组织形态,它在理论上成为网络一般,接入产业面的原有企业成为网络特殊,产业面是与用户共时的巨大区域,它接收了需求端的需求之后回压产业特殊的通信链路,被压扁的网络特殊的科层被社会化地取消,短科层的网络特殊反过来又强化了网络一般面积的扩大,这就是唯物的、社会化的去科层和扁平化,与之相伴随的是分权与人的价值最大化在物联网生态中的展开。

  在海尔的物联网生态中,分权成为一种组织普遍,所有的权力都被放置在了网络一般中,网络一般在经济的底层是一种巨大的、联合的、开放的工业设施联合体,它向巨量的用户开放、向巨量的科技分供方开放,它向所有可能使用工业设施联合体的主体开放,应用巨大的工业基础设施成为所有参与工业过程的所有人的非常普遍的权力,当然也是前所未有的巨大权力,这实际是为未来管理学拓展出分权的巨大红利空间,这是在工业面与网络一般维度上的放权,让联合起来的工业基础设施成为社会的共享资产,这在以前的时代是难以想象的,所以,在物联网时代的海尔,人的价值最大化的物质基础被确定出来,人的价值最大化正在变成受开放的工业基础设施支撑的一种唯物的实践。澳门精准三肖三码四不像

------分隔线----------------------------